www.hg93.com www.xc2018.com www.hg8800.com www.ggcarry888.com
潍坊新闻
80天,1800公里,北京姑娘成首次徒步抵达“难抵

更新时间:2020-06-10     点击:

  本报记者 陈曦/文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  南极之“难抵极”,意为不可接近之极。1911年12月14日,挪威阿蒙森的探险队第一次远征南极大陆。整整47年后,苏联远征车队才在同一天,第一次驱车抵达南极大陆“难抵极”。

  至今,全世界仅有9名男性探险者,依靠风力以风筝滑雪的方式成功远征“难抵极”,徒步远征几乎是天方夜谭。

  然而,北京姑娘冯静,选择让自己变成天方夜谭故事的主人公。今年年初,冯静和外籍向导徒步1800公里,历时80天,抵达“难抵极”,在这里竖起五星红旗。这是人类首次仅靠双脚到达此地。

前行的冯静

  不会滑雪的小白

  想去徒步“难抵极”

  从北京大学毕业后,冯静进入企业就职,一切按部就班,生活平凡稳定。

  直到2010年,冯静读到了日本旅行作家石田裕辅的著作《不去会死》。书中主人原是普通上班族,辞职后用七年半时间独自骑行环游世界,行程九万五千公里。

  “原来生活还会有这样的方式。”内心的某种情绪被唤起,冯静决定辞职,开始环球旅行。

  她曾独自一人游历亚欧、非洲和南美,在到达过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后,冯静将目标锁定“难抵极”,并决定用更为深刻的方式——徒步远征,去感受南极大陆。

  2015年2月,冯静给14位极地向导发邮件咨询:

  “我今年33岁,身高164厘米,体重50公斤,不会滑雪,也没有在寒冷中生存的经验。这种情况下,你有没有可能,把我训练成一个远征者?”

  一百多年以来,南极探险从来都是男性雄霸的领域。突然闯进一个瘦弱女生,大家的反应可想而知:

  14个人中大概只有9人回复,他们要么直接拒绝,要么说些不痛不痒的话草草敷衍。

  只有加拿大向导保罗(Paul Landry)认真给了回答:“能不能成为远征者,需要多少时间来准备,这取决于你付出多大努力。”

20世纪60年代的南极“难抵极”考察站(资料照片)

  魔鬼训练两年多

  向“难抵极”出发

  从零起步,33岁的冯静开始学习滑雪。而远征需要的不仅仅是滑雪,雪橇拖带着行李,重量超过70公斤。

  她将背包系上一根长绳,拖着汽车轮胎在小区里走,模拟拉雪橇的感觉,她从夜里12点半一直走到4点半;为了强化腿部力量,她几乎每天完成一个半程马拉松(约21公里);为了掌握极地环境中的生存技巧,她还两次前往挪威训练……

  经历两年多的魔鬼训练,2018年初,冯静开始第一次远征。她和向导保罗历时52天,徒步穿越1130公里南极大陆,成功抵达南极点,成为完成此路线的中国女性第一人。

  “我从来没有见过比你更努力的客户。”到达南极点后,保罗对冯静说。

  2019年11月7日,冯静从南极新拉扎列夫考察站附近的海岸线出发,开赴“难抵极”。

  临行时,一位阿根廷人跑到她面前,“You are a wonderful woman(你真是个了不起的女性)。”“Not yet(还不是)。”冯静回答。

  “难抵极”路途遥远,海拔3700多米,不仅意味着高反,还意味着高寒。南极日常气温零下30多摄氏度,刮风后体感温度达到零下50摄氏度。

  “需要穿6条裤子、8件上衣、3双袜子、两双手套,还要加上护膝和面罩等来保暖。”对于冯静来说,上厕所都不容易。而在吃的方面,脱水食物是冯静唯一可享受的有温度的“美食”——把雪铲出来加热,然后用雪水把脱水食物煮成糊状,味道可想而知。

  每天早上5点钟起床,白天行进10小时,行程20多公里,每两小时休息10分钟。

  2019年11月24日,冯静遭遇了远征途中最艰难的日子。此时,正处于爬升路段,海拔从两千多米上升到三千多米,随之而来的是六七级的大风天。

  一次上厕所,冯静右手大拇指意外卷进6层裤腰,被大跨度拉伤,严重影响到了握雪杖、扎营……

  “几次扎营铲雪失控,严重的一次,铁锹反弹打到脸上,嘴巴和下巴被切开一个连贯的大口子。”冯静回想时,用了“鲜血四溅”来形容。后来,伤口严重感染,蔓延到了脖子,一度下巴摸起来像橡胶,没了知觉。

  即便如此,冯静还是决定,先走下去……一周多过去,大风天终于结束。爬升路段也走了过去,一切开始朝好的方向迈进。

  

如今“难抵极”考察站的下部已被大雪掩埋,www.5555yd.com,冯静在此插上五星红旗

  最重要的是竖起五星红旗

  道阻且长,行则将至

  2020年1月25日,冯静不再着急赶路,甚至刻意放缓了脚步。

  早上拔营出发,冯静确认了导航,此时距离“难抵极”还有8公里。

  “没走多久,就看到地平线上一个小黑点。那就是POI(难抵极)坐标”。

  “那一刻,真正感觉梦想在一步一步实现。”冯静回忆,最后一段路程,过去5年中很多片段在脑海中闪现。当历经千辛万苦,真正到达“难抵极”后,冯静平静地对自己说了一句话:“道阻且长,行则将至。”

  保罗也发来了邮件:“静,你花了很多年才到达你今天所在的位置,你值得拥有这一切,好好享受这一天!”

  在雕像前,冯静和队员为1958年12月14日第一次到达“难抵极”英雄静默。

  历经了60多年的沧桑,如今的“难抵极”考察站,露在外面的部分高约1.5米。“总有一天,它将被冰雪掩埋,彻底封存在南极大陆。但人类超越自我,突破极限,抵达一个又一个‘难抵极’的努力,将永无止境。”

  不过,对冯静来说,最重要的仪式是,在这里竖起五星红旗。

  距离抵达“难抵极”已经过去了将近5个月。6月5日,北京家中,冯静现在的大部分时间花在码字上。

  在她看来,最厉害的武器,就是坚持。

【编辑:刘欢】